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不易掌握 >

【小清新】前路漫漫【

发布时间:2019-07-14 08:0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从出生开始,林漫漫就是别人羡慕的对象,林父是工程师,林母是会计,林漫漫还有一个长自己两岁的哥哥。所以,林漫漫从小就在一个宽松的家庭环境中长大。

  但林漫漫绝对不是那种被宠坏了的小孩儿,相反,她是一个知书达理,温柔善良的女孩,不仅如此,考试还次次名列前茅。

  但林漫漫看似优秀,骨子里却是自卑的,这种自卑来的莫名其妙,别说别人了,林漫漫自己都无法理解。

  高中毕业以后,成绩优秀的林漫漫顺利考入了重点大学。也许是从小看多了那些校园言情小说,大学最让林漫漫期待的竟不是能参加许多有意思的社团,认识很多有意思的人,而是拥有一段唯美的校园恋爱。

  林父很早就告诉过林漫漫,大学里认识一个同专业的学长或者学姐,是一件非常有用的事情,他们不仅能给你很多学业的帮助,也可以给你很多生活上的帮助。所以,林漫漫也很想遇见一个这样的学长或学姐。

  李一哲是林漫漫的高中校友,比林漫漫高一届,提前一年进入了Z学,所以,林漫漫早早就抱上了李一哲这条大腿。

  “Z学可是人才辈出啊,几十年来,我们出了无数大律师,外交家……”李一哲滔滔不绝的讲着,向林漫漫证明,Z学是正确的选择。

  “他这个人,很奇怪呢。他……算了没什么,你记住不要招惹他就对了。”李一哲想了想还是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一下。

  熬过了军训,林漫漫瞬间欢脱了起来。同寝室还有五个小姐妹,虽然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是相处的倒也是相安无事。

  这天上完课,林漫漫便在校园里面到处乱转,莫名其妙的她,突然想起了路宇轩,自入学以来,除了从李一哲的口中,她还从未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呢,“还真是低调呢。”林漫漫自言自语道。

  “你也是法学系的吗?”林漫漫惊喜的问道。“我是法学一班的大一新生,我叫林漫漫。”

  “哦。”男生只是接过他手里的书,面无表情的说,既没有道歉,也没有回答林漫漫的问题,而是转身划着轮椅就准备了离开。

  “咋了?”同宿舍的赵欣然走过来扳了一下她的肩膀,“思春了?心神不宁的。”

  “思个毛线球球啊!走开。”林漫漫一把打开她的手。“你听说过咱们学校有个坐轮椅的男生吗?”

  “轮椅?咱们学校还有这样的人吗?那可真是身残志坚啊。”赵欣然笑着说,“门口,有个阿姨找你。”

  “漫漫啊,我刚刚给一哲打电话他不在,你帮阿姨把东西送给他吧。”李阿姨交代林漫漫道。

  “诶,阿姨,不麻烦的。”林漫漫表面功夫做的很足,看的一旁的赵欣然直翻白眼。

  李妈妈一离开,赵欣然就凑过来问道,“诶,林漫漫,你觉得那个李一哲怎么样呢?”

  “去你的呀。”林漫漫笑着拿手里的书砸她,“不跟你说了,我先把东西送过去。”

  李一哲的宿舍是一楼,101,一进门就是,林漫漫还吐槽了半天,学校压榨法学女生,凭什么她就住六楼。

  宿管阿姨看林漫漫进门,也没说什么,连卡都懒得查了,估计是知道她这种小绵羊对一楼的饿狼够不成任何威胁吧。

  “啊……”林漫漫惊讶的叫道,她居然看见了昨天那个坐轮椅的男生,林漫漫吓得又退了出来看了看门牌号。

  “哦。”林漫漫急忙乖乖走过去,把东西放下。她抬头看了一眼男生,不是那种很惊艳的长相,但是看起来很干净好看。

  “……”林漫漫被噎了一下,一时有些语塞,顿了半天憋出来一句,“你这个人很烦耶,就不会好好说话吗?”

  自从林漫漫要到了路宇轩的手机号以后,她便顺理成章的加了他的微信,于是每天从微信上骚扰路宇轩便成了林漫漫的必修课。

  路宇轩一开始对她很冷淡,时间一长,他似乎也感觉到了林漫漫的用心,也开始认真回复她了。

  “干啥呢?撩学长啊。”赵欣然突然把手搭在了林漫漫的肩上,把林漫漫下了一跳。

  “看你笑的一脸思春样,少女怀春,来说说,看上哪个学长了,姐给你出出主意,姐,虽然现在单身,但姐之前可谈了好几个呢,姐可是经验人士士。”赵欣然大大咧咧地说。

  这么一说,林漫漫脸立刻就红了,她顺势坐在赵欣然旁边,说:“我要是跟你说了,你可不准惊讶,也不准笑话我啊。”

  赵欣然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没事儿,姐纵横江湖十几年,啥样男生没见过呀。”

  “他……有一点特殊,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坐轮椅的男生。”饶是林漫漫脸皮再厚,也免不了的一红。

  “不过没事,你的选择,姐都支持,”赵欣然拍了拍她,“怎么样?姐够仗义吧。”

  自从林漫漫发现了路宇轩喜欢去假山那边儿,她整天也有事没事的,就往那儿跑,起初路宇轩并不想搭理她,是林漫漫便选择每次带着书去,假装是去问他问题,路宇轩也不好拒绝。

  “林漫漫,我要你懂的,和我谈恋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我的身体,我可能会很麻烦。”路宇轩静静地看着林漫漫。

  “我明白,这些,我都考虑过。”林漫漫说,“可是学长,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不是吗?”

  漫漫有些紧张地绞了绞一角,说,“其实,具体说,我也不知道,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就不会知道,有一种遇见,一见倾心,再见倾情,三见倾城!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就不会知道,有一种遇见,春暖花开,灿烂如你,芬芳如你!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就不会知道,有一种思念很美很美,美到落泪!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就不会知道,有一种遇见,情深似海,爱如潮水!如果我没有遇见你,我就不会知道,有一种情感,痛着流泪,笑着思念,碎碎念,念碎碎,如痴如醉。”

  来不及看路宇轩的表情,林漫漫一把握住他的手,说,“喂…要不要跟我走啊,我会把情书给你,不眠的夜给你,四月的清晨给你,雪糕的第一口给你,一腔孤勇和余生六十年全都给你......”她真的是紧张死了,毕竟从小到大从来没谈过恋爱,更别说追别人了。

  一般活泼的女孩子都喜欢发朋友圈,林漫漫也不例外,可是她的朋友圈中却从来没有出现路宇轩。路宇轩虽然从来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也是有些淡淡的失落。

  于是两人爆发了一次矛盾。这件事的导火索就是林漫漫又一次在朋友圈中晒了李一哲和她的合影,不仅如此,还收获了一波点赞,以及许多同学半起哄半恶作剧的99。

  那天林漫漫照常去假山找路宇轩,可没想到路宇轩对她的态度却是十分的冷淡,林漫漫有些莫名其妙。

  终于,林漫漫也烦了,“路宇轩,人家谈恋爱都是女孩子发脾气男孩子哄,怎么到你这就反过来了?我是没有谈过恋爱,但不代表我没有脾气,我又不是用来给你出气的,你这样,我们分手得了!”林漫漫不敢看路宇轩的表情,说得也是气话。

  说完,林漫漫就后悔了,她有些不敢面对路宇轩,于是她做了一个让她非常后悔的决定,跑!

  跑完林漫漫就后悔了,可是林漫漫也想傲娇一回,她暗暗决定,这次,只要路宇轩不来找她,她绝对不会回去哄他。

  路宇轩也两天没去找她,林漫漫有点懊悔,早就知道路宇轩是这种傲娇的家伙,怎么可能自己来求和呢?林漫漫决定,去他们宿舍看看,要是碰上他问起来,就说是找李一哲的。反正就是绝对不承认是她想他了,哼,宝宝也是个傲娇的小公举呢。

  门依旧是虚掩着,林漫漫心里正吐槽这帮男生怎么平时都不关门,心一横,推门就进去了。

  果然是没人,林漫漫刚想说没人也不锁门,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了低低的急促的喘息声,林漫漫有些害怕,转身一看居然是路宇轩躺在床上。

  “路宇轩,宇轩,醒醒。”林漫漫轻轻拍着他的脸,温度好高,他在发烧,好不容易半天,他终于睁开了双眼。

  “漫漫?怎么了?”路宇轩意识还有些迷离,但看见了林漫漫,挣扎着想起身。却不小心压迫到了膀胱,直感觉一股尿流划过下身,路宇轩脸色微变,默默叹了口气,幸好自己之前包了纸尿裤,要不非得在林漫漫面前丢脸了。

  “漫漫,吓着你了吗?我没事,你赶紧回去吧。”路宇轩缓了缓,稳了稳神对林漫漫说吧。

  “你这样还叫没事,你在发烧你知不知道,你发烧几天了?”林漫漫真的要被吓死了,声音都有点发颤。

  “你这还叫没事,不行,走啊,赶紧去医院。”林漫漫有些生气,气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不用了,漫漫,真的没事。去医院的话,会……很麻烦,我现在这样,根本没力气上轮椅的。”路宇轩低下了头。

  林漫漫瞬间好心疼,平时的他,那样的自信,身上总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她都快忘了,其实他的身体也有这样那样的不便。

  林漫漫鼻头一酸,几乎落下泪来,她将脸埋入他的怀中,说:“没事,宇轩,我不觉得你麻烦,我帮你,我陪你去医院,我好爱你。”

  由于发烧的缘故,路宇轩浑身没劲,林漫漫只好半拖半抱的把他拽到轮椅上,好几次都差点摔了,好不容易把路宇轩弄到了轮椅上,林漫漫舒了口气,额头都渗出了薄汗。

  “对不起啥呀,我可是强壮的很呢。”林漫漫嘻嘻地一笑,还展示了展示她没二两肌肉的胳膊。

  路宇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低下了眸子,“漫漫,我一直感觉自己很自私,好像一直在耽误你。”

  “漫漫,我的身体不同于常人,以后也会有很多麻烦的。”路宇轩有些认真的说。

  林漫漫搂着他的脖子撒娇道,“宇轩,我们先不说这些好吗?我先陪你去医院好不好?”

  林漫漫只有尝试了以后,才知道路宇轩为什么不愿意去医院,他坚决不去学校的医院,林漫漫没法,只好带他去外面的医院,路宇轩身体不便,很多出租车司机都不愿意载他,好几次林漫漫看见几辆车明明打着空车,却从他们面前呼啸而过。

  林漫漫有些恼怒,不由自主的骂了一句:“mmp,都什么人呐,就这么对待消费者的吗?真是势力。”

  说完林漫漫猛然想起路宇轩还在自己身边,自知失言,林漫漫尴尬地笑了笑,“对不起啊,我好像说错话了,你别放在心上,我只是说他们这样,我跟他们可是不一样的。”

  路宇轩看着女孩儿紧张的样子,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说:“我当然知道啊,你不计较就好了,我只在意你的看法,管他人怎么看呢?”

  可能每个少女的心中都有那么一个美好的少年吧,陈思齐就是林漫漫年少时的那个美好少年,陈家和林家是世交,所以林漫漫很小就认识陈思齐了,不仅如此,陈思齐的妹妹还是林漫漫哥哥的女朋友。陈思齐长林漫漫三岁,一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人长的帅,成绩好,并且年年参加运动会都能得奖,由于林漫漫和陈思齐走的很近,林漫漫曾经一度成为全校女生的公敌。林漫漫也一直追寻着陈思齐的脚步,读最好的初中,最好的高中,男孩一直是女孩心中的指明灯,指引着她一路前行。

  没错,林漫漫喜欢陈思齐,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林漫漫可能会继续追寻他的脚步,也许就会走入T大。

  那时林漫漫刚考入陈思齐母校的那一年,也是陈思齐考入T大的那一年,她兴高采烈的跑到陈思齐家,想告诉陈思齐这个好消息,陈思齐祝贺了她之后,却把一个女孩拉到她面前,告诉她这是他的女朋友,还让她叫嫂子。林漫漫的笑顿时僵在了嘴角,在众人面前,林漫漫露出了尴尬且失去礼节的假笑,林漫漫已经不记得自己那天是怎样回到家的了,但是第二天林漫漫就大病了一场,也是从那时起林漫漫就再也没有踏入过陈家的大门。

  陈家与林家的关系依旧亲密,两家也日常有聚餐什么的,但林漫漫高中时住校,陈思齐也平常也繁忙,两个人三年来倒是真的也没见过面。

  往事如潮水般从眼前涌过,不得不说,经过了这几年,陈思齐更帅了,也更有男人味了,看见他的那一刻,林漫漫几乎想逃开,但眼下路宇轩还在身边,林漫漫只好假装镇定。

  “额,思齐哥,我朋友生病了,我送他去医院,”林漫漫没有说路宇轩是她的男朋友,倒不是因为觉得丢人,而是林漫漫真的担心这件事传到自己父母的耳朵里会造成什么样的惊涛骇浪“可是思齐哥,我一直打不到的,你可以送一下我们吗?”林漫漫顾不上什么了,只好请求陈思齐道。

  眸光一转,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笑着说道:“哦,既然是漫漫的朋友,那我当然是要帮的了。”

  一路上三人无语,最后还是陈思齐耐不住这尴尬的沉默了,说道,“漫漫,你怎么想到来Z大了。”

  林漫漫沉默了一下,要她怎么说呢,难道要她直接说:因为我不想去有你的城市吗?她想了想,说,“因为想去一个安静的城市,又不想离家太远。”

  林漫漫有点诧异,陈思齐一向优秀,毕业以后一定有更好的工作,可为什么要来Z大呢?不过眼下路宇轩还在身边,林漫漫瞟了一眼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好看,便有点担心的握了握他的手。

  林漫漫有些担忧,路宇轩毕竟是个男生,林漫漫与陈思齐之间的异样,以他的聪明应该很容易发现吧,他不说,代表着什么呢?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陈思齐热心的帮路宇轩移上了轮椅,林漫漫谢过陈思齐,推着路宇轩往医院里走去。

  “宇轩,不知道你看出来了没有,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和陈思齐的事,但你放心,我们之间现在一点意思都没有,真的,要不也不会告诉你了。”林漫漫有些担忧的说。

  林漫漫叹了口气,其实她心里也明白,这件事她的确有不对的,要是路宇轩和别的女生有这样的关系,她应该也不会高兴的。

  而路宇轩摸了摸自己身下的纸尿裤,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目前是换不了了,可他也不想让林漫漫知道这些,于是支走了她,叫来了护士。

  “阿姨,对不起了,又见面了。”路宇轩有些虚弱的说,他其实算是医院的常客了,护士跟他都熟悉了,护士们也很喜欢这个自强礼貌的男孩子。

  “你呀你,”齐护士一脸复杂的看着路宇轩,“怎么又进医院了?”她没有结婚,一直把路宇轩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

  “阿姨,最近有些忙,没注意,”路宇轩有些虚弱的说,“我现在没力气,能帮我换一下那个吗?”

  路宇轩捂着眼睛,眼泪就这么留下来了,他都不喜欢这样的自己,那林漫漫呢?自从生病以来,他一直努力学习,努力生活,可他还是自卑啊,身体状况不好时,他连大小便都控制不好,他又怎么能把这样的黑暗带到林漫漫那样美好的女孩身上呢?

  “在想什么?”林漫漫从外面走进来,看着路宇轩,笑着问道,可当她走进了,才看见他脸上的泪痕,“怎么哭了?”她有点诧异。

  “漫漫,”路宇轩没想到她突然走进来,有些尴尬,说:“我没事吧,我就跟你说没事吧。”

  一提这个,林漫漫就气不打一出来,“还说没事,你都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多么危险,自己就不知道爱惜自己吗?”

  “漫漫。”路宇轩沉默了一下,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真的哪一天出了什么大事,你会不会为我流泪啊?”

  林漫漫莫名其妙,敲了他一下,说,“说什么傻话啊,”随即又有些担心地问,“你没事吧,怎么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林漫漫看着路宇轩,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这么脆弱的样子,她爬上床,轻轻抱了抱他,说:“好。”

  大一上学期很快过去了,林漫漫在路宇轩的陪伴和帮助下,成长的很快,虽然陈思齐来到了Z大,但是出林漫漫所料,她并不是经常见到他,林漫漫也没多想 见不到就见不到吧,省的见到了也都是事。

  期末导员把成绩发到了林漫漫的手机上,林漫漫怀着一颗忐忑的心点开 却在那一秒愣住了,专业前百分之十,虽然不如路宇轩专业第一的成绩好看,但也是个不错的成绩了。

  “轩轩,”林漫漫迫不及待的跑到路宇轩的宿舍,“你猜我多少?前百分之十耶。”

  “嗯嗯还可以啊,”路宇轩宠溺的摸了摸林漫漫的头发,“就比我差那么一点啦,加油好好学,争取超过我哈。”

  林漫漫不高兴了,撅着嘴说道,“你不能拿你的标准要求我嘛,你可是大才子呀。”

  林漫漫抖了抖,怎么感觉林母这笑容这么诡异呢?“妈,我这不是学习忙呢?”林漫漫打哈哈道。

  “啊,真谈啦?”林母假装一副惊讶的样子,“谈了对象怎么不跟妈妈说呢?是谁啊,谁家小子入了我宝贝姑娘的法眼啦?”

  林漫漫有些莫名其妙,“妈你问这个干啥呀,他是Z市的,本地人,他妈妈好像很早就过世了,他爸爸应该是做生意的。”

  “什么?Z市人,他是不是路立霆的儿子?你说,他爸爸是不是叫路立霆?”林母突然一反常态,一把抓住了林漫漫逼问道。

  “妈,你干什么呀?你查户口啊,他爸爸是叫路立霆,可你怎么知道呢?”林漫漫有些被吓到了。

  “我要你跟他分手,分手你听见没,我女儿不可以爱上他路立霆的儿子,你给我分手,分啊,快去分了。”林母有些竭斯底里的喊道。

  林漫漫吓呆了,一动也不敢动,林父听见了声音,赶忙跑了进来,“婉心,你干什么?你冷静,你放开孩子,有话好好说,别这样,冷静点。”

  林父一边安抚着林母,抽空对林漫漫说道,“漫漫你先回学校,钱不够了我打给你,你等我电话。”

  回到宿舍的林漫漫心神不宁,在她的记忆里,母亲一直是一个温婉的女子,不仅是对她,还是对父亲和哥哥,她总是和和气气,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了自己母亲如此癫狂的样子。

  心神不宁的林漫漫很快就生病了,感冒,发烧,呕吐,路宇轩心疼的看着林漫漫吃啥吐啥,瘦了一大圈。

  一听妈妈病了,林漫漫心急如焚,顾不上像辅导员请假,她毅然决然地跳上了回家的火车。

  林父看了看女儿,要他怎么说啊。漫漫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可流着和他一样的血,他爱她,就像亲生女儿一样爱着。

  “爸,你说吧……我有权利知道。”聪明如林漫漫,当然明白父亲只是不想伤害她,可她已经18岁了,有能力承受这些了啊。

  “漫漫,你坐下,我们慢慢的讲,你一定要镇定,不要太激动啊。”林父想了想,瞒了女儿那么多年,一直瞒着也不是事。

  “漫漫,我,我其实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也不是你哥哥的亲生父亲。”林父叹了口气,说出了那个藏了18年的秘密。

  “什么?”林漫漫腾地一下站起来了,这也太……了,怎么可能,对她疼爱有加的父亲居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四十多年前,林家出生了一对双胞胎,林家二老非常高兴,给哥哥取名为林志强,弟弟取名为林志伟,希望他们志向刚强伟大,老大林志强从小聪明活泼,学习成绩非常好,体育运动也样样在行,大学里,是女生公认的对象,而漫漫的妈妈,程婉心也就是在那时候与他相遇的,婉心温婉漂亮,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花,两人一见钟情,她们的恋情在当时也成为了一段佳话,弟弟林志伟虽然也喜欢婉心,可婉心只喜欢自己的哥哥,只好把这份爱留在了心底,这场恋爱持续了4年,一毕业,他们便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也是美满幸福,一年后有了他们的爱情结晶,长子林杰,可是一年后的某一天,一场意外打破了这样美好的生活。

  那天志强和志伟一起出去办事,就在高速路上出了车祸,肇事者逃逸,志强拼命护住了志伟,志伟只受了一些轻伤,而因为伤势过重,肇事者逃逸,志强最终在送入医院之前就已没了呼吸,闻讯赶来的婉心,听到丈夫逝世的消息,立马就晕了过去。林家二老虽然也难过,但是人都去了,还有受伤的小儿子要照顾,忙得也是不可开交。婉心醒来后,精神便有些恍惚,她天天以泪洗面,抽烟喝酒,嘴里念着丈夫的名字,林志伟看着曾经的嫂子成了这样,再想想为了自己而失去生命的哥哥,心里万分难过,然而就在这时,婉心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想到婉心前几日抽烟喝酒和吃的抗抑郁的药,医生和林家二老都建议她放弃这个孩子,可婉心坚决不乐意,那是志强的孩子啊,她怎么舍得放弃?

  因为孩子的缘故,婉心的精神稍稍正常了一些,可是一想到逝去的丈夫,还是心里难过。

  孩子出生后,是个女孩,婉心看着孩子,心里又高兴有难过,幸好,孩子一切正常,可是,志强却看不到这个孩子了啊。

  心理压力巨大,又总是难过,婉心患上了产后抑郁症,志伟看着婉心这样,心里也很难过,婉心,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爱着的女人啊,而且,想起哥哥对自己的救命之恩,想起哥哥生前最后一句话:“如果我死了,你一定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婉心和阿杰,他们是我这个世界上最挂念的人啊。”志伟顶住了世俗的压力,毅然决然地决定,娶婉心为妻。

  这种不太符合伦理道德的结合遭到了周围邻居们的嘲笑,林家二老虽然不太满意,但也不忍心看着年幼的孙子孙女和年轻的婉心生活在痛苦之中,小儿子又是铁了心的,只好答应了。

  志伟为了两个孩子的成长,带着一家人搬到了另一个城市,18年间,他们再也没回过Z城,所性,林家两个孩子,倒也是幸福快乐地长大了。

  “路宇轩他爸路立霆,就是当年的肇事者。当年他背景强大,只是被关押了几个月就放出来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惩罚不了路立霆,是你妈妈一辈子的心病啊,谁知道,我的女儿,居然爱上了他路立霆的儿子啊。”林父叹了口气,唉,都是命运弄人啊。

  林漫漫呆住了,是啊,她是何等不孝,会爱上杀父仇人的儿子,可是路宇轩,那么好的男孩子,为什么会是那样的人的儿子呢?

  “唉,不吃不喝,三天了,”林父叹了口气,“婉心,你说,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毕竟,路家那小子也没做什么错事,他妈妈在那场车祸中也去世了,那小子后来在学校受了伤,据说半身瘫痪了,父母的错,我们让孩子来承担,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不可以,”林母的眼睛瞬间红了,“你忘了志强了吗?你忘了我的志强是怎么没的了吗?志强当时才不到30岁,他那么年轻,他们凭什么拿走他的生命,父债子还,天经地义,而且,漫漫是志强的亲生女儿,我不能让我的女儿,和对自己有杀父之仇的人成为一家人,我不能让我女儿的孩子身体里,流着有对她有杀父之仇的人的血,我不能让我的女儿背上这样的骂名。”

  太久没进食了,林漫漫感觉浑身发软,她脱力地躺在床上,浑浑噩噩,脑子里坐着奇怪的梦。

  “妈妈,我心里好苦。”林漫漫一开口眼泪就流下来了,“妈妈,你说,他为什么是这样的人的儿子,他那么好,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么惩罚我们?”

  林漫漫哭到哽咽,许久,她才缓缓地开口,“妈妈,我不想再去上学了,我不想再去那所学校了。”再去那所学校干什么呢?忘不了他,又不能在一起,那就躲开他吧,离他远远的,不打扰他的生活,也不让他打扰自己的生活,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路宇轩这几天去找林漫漫,可她一直不在,问她舍友,也是一脸懵逼,发QQ,VX打电话,都是无人接听与无人回复,再加上自己总是感觉心脏不是很舒服,总是心慌,有种要出事的感觉,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对劲。

  但是林漫漫一直联系不上,路宇轩也没有办法,只能干着急,他一向清冷的他居然去找赵欣然帮他联系林漫漫,这让赵欣然吃了一惊。

  “漫漫说她明天回学校。”赵欣然虽然看见了林漫漫说的不要告诉路宇轩,但是,看着路宇轩着急的样子,还是没忍住出卖了好友,“不要出卖我哦,漫漫不让我告诉你的。”

  “诶,你们是不是吵架了?”赵欣然看着路宇轩神情恍惚,不自觉地问了一句 “明天漫漫回来了好好跟她说说吧,让着她一点,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漫漫对你挺上心的,不会真对你生气的。”赵欣然苦口婆心地劝道。

  “没有吵架。”路宇轩有点不耐烦的回道,“没什么事了,我先回去了。”说着划着轮椅准备离开。

  “什么?退学?”辅导员一脸诧异地看着林漫漫,在她心里,这个女孩聪明大方,成绩也很好,Z大的法学又是全国法学院里顶尖的专业,她实在想不明白林漫漫为啥要退学。

  “程老师啊,您看,漫漫的志向不在法学,读了这么久漫漫不想再读了,我们打算让她出国留学,所以才退学的。”林父叹了口气,解释道,真正的原因实在不好说,也只能这么模棱两可了。

  “漫漫。”林漫漫一行人刚走出教学楼,便听见了一声大喊,林漫漫心里一惊,回过头去,眼眶就红了。

  她看见了那个人 那个永远都是冷冷静静的一个人,慌张的从转角处划着轮椅冲了出来。

  林母让开了,但还是警告的看了林漫漫一眼,林漫漫低着头,头发遮住了眼睛,看不见神情。

  “为什么?”路宇轩惊呆了,为什么,林漫漫会这么说,“发生了什么了,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没有,”林漫漫顿了顿说,“对不起,你没有错,是我们,不合适,对不起,对不起,我要走了,对不起。”

  “够了,走吧。”林母一直在注意着林漫漫,生怕她反悔,“没什么和他说的了,走吧。”

  林漫漫没有反抗,顺从的跟着林母走了,或许说,她像失去了灵魂,变成了行尸走肉。

  路宇轩只觉得好累好累,多日的疲惫一下子压了下来,眼皮变得好沉好沉,终于他再也撑不住了,慢慢闭上了双眼。

  “不许去。”林母低声的命令道,“我可以找人帮你看看他,也可以帮他叫救护车,但是你,不准去。”

  林漫漫冷冷地看着母亲,看着这个以爱为名却在暗中伤害了她的女人,黑色的眸子中透出了前所未有的沉静,许久,她推开了母亲拦着她的手臂,低低的说了句:“走吧。”便率先向前走去。

  对不起,我走了。为什么上天让我们能够相遇,却又让我们分开?早知今日,当初就不应该相见,不应该动情。

  林漫漫拉着自己的行李箱,打量着这座城市,是啊,四年了,四年来,她对父母心怀怨恨,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求学,难免会孤独,却从未退缩。

  林漫漫一眼就瞅见了人群中高举着:“欢迎林漫漫回家的凌子奇,赶紧跑到他身边,打了他一下:“你沙雕啊?不嫌丢人啊?””

  凌子奇,当红小生一枚,拥有众多粉丝,可他也算是娱乐圈的一股清流了吧,人在花丛过,片叶不沾身,从来没跟哪个女明星传过绯闻,可今天,他居然把自己名字大喇喇地打在了牌子上,明天,不,一会儿估计自己就上热搜了,林漫漫越想越气,狠狠地一脚踩在了凌子奇的脚背上。

  “嗷,”凌子奇差点蹦起来,天知道叫林漫漫的细高跟跺了一脚是怎样的酸爽,他看着林漫漫微怒的小脸,想着今天是有些高调了,赶紧笑嘻嘻地打圆场,“大小姐,走走走,咱先回家。”

  林漫漫瞬间炸毛:“咱,回家?拜托那是我家好不好,跟你有个毛线球球关系,滚吧你。”

  林漫漫乜斜他了一眼,说道:“咱俩可说好啊,送我回家你就走哈,不准在我家逗留。”

  凌子奇是林漫漫的发小,两人从小就认识,当时林漫漫家那一片,就他们三家小孩适龄,而且,林漫漫和凌子奇是在一个医院出生的,两人妈妈生孩子时候在一个病房,凌子奇比林漫漫早一天出生,凌子奇小时候总是叫林漫漫叫他哥哥,林漫漫就炸毛。

  “漫漫,回来啦?”林母惊喜的叫道,虽然对林漫漫多年不归家,心里多少有点怨恨,但毕竟是亲生孩子,打断骨头连着筋,看见林漫漫的第一反应还是开心。“呀,子奇也在啊,辛苦你接林漫漫了,快坐下来喝口水。”

  “有啥不好意思的呀,诶呀你瞧你这孩子,还跟阿姨不好意思,来,给阿姨个面子,阿姨邀请你。”林母看出了林漫漫的小动作。

  “那,那好吧。”凌子奇笑嘻嘻地说,顺便看了一眼林漫漫,用眼神告诉她,这可是你妈邀请我的,可不是我非要赖在你家,盛情难却嘛。

  晚饭期间,林漫漫一直很沉默,倒是凌子奇,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林母聊天,林漫漫终于看不下去了,“吃饭就吃饭,凌子奇你哪那么多话,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倒是林母先不高兴了,“漫漫,你怎么说话呢?你这么多年不在家,你爸爸和哥哥又都在外地,子奇有空过来陪我说说话,你看你什么态度。”

  林漫漫瞬间无话可说,这么多年,她的确是心存怨恨,不愿回家,可说到底,林母是她的亲生母亲 给了她生命和那么多年的爱护,她还记得她抚摸她的头的温柔,记得她温柔的指出自己的错误的时候,她总是循循善诱,从来没有动过她一根手指头。

  “你瞅瞅你这孩子说的这叫什么话,”林母有些嗔怪的看了她一眼,“你表哥的公司不好吗?而且你大学不是辅修的财务管理吗?有什么不对口的。”又小声跟她说,“丫头,你表哥的公司活儿轻,而且评语也好好给你写,你呀,都二十三了,也得为自己以后考虑一下吧。”

  林漫漫有些无语,她是辅修的财务管理可是她是学了那难学的主修自动化出来的啊,老妈这么一手,再说她又不是嫁不出去的大龄剩女。

  洛远看着自己这个表妹,很理解自家姑姑的意思,又怕她在公司受别人欺负不好好给姑姑交代,于是说道,“你就进秘书处吧,留在我身边吧。”

  林漫漫耸了耸肩,她实在不喜欢这种公司的氛围,勾心斗角,还是在象牙塔里做学问来得实在啊。

  她以为洛远作为大公司的领导,他的律师一定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练之人 没想到居然是路宇轩。

  洛远看着林漫漫惊愕的表情,不在意地笑了笑,说:“行了,别盯着人家看了,给你介绍一下,路宇轩,我的律师,这是我表妹,林漫漫,K大辅修的财务管理,现在是我的秘书。”

  “宇轩的手不太好,漫漫,不能给你握手了。”洛远看气氛有些尴尬,出声解释道。

  “哦,”林漫漫心下疑惑,路宇轩的手不太好?怎么可能,她还记得上学的时候他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但是洛远在场,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默默地收回了手。

  可这时,她却感到手上有轻微的力道,只见路宇轩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手,不卑不亢地回答了她,“别来无恙。”

  “诶,你们认识啊?”洛远有些诧异地看着两人,身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他不会错过每个细节。

  “嗯,我之前在Z大读过一年法学,他是我的学长。”林漫漫淡淡的说。“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先工作吧。”

  洛远看了看林漫漫,收起了自己八卦的好奇心,一本正经了起来,准备开始工作。

  林漫漫看着路宇轩,手只是机械地在记着什么,她的心里很乱 路宇轩?他不应该是才毕业两年吗?洛远为什么会选择他作为自己的律师,还有他的手 到底怎么了?这些年他过的好不好?一个一个问题充斥着林漫漫的大脑,她觉得有些头疼,伸手敲了敲自己的头。

  “漫漫,你送一下宇轩吧,”有些奇怪,洛远没有叫自己的贴身秘书送路宇轩,而是叫了林漫漫,林漫漫心领神会。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很清楚,你的记忆力非常好,分析问题的能力也很强,很容易抓住事情的关键点,是一个天生的文科生,你对法学也非常有兴趣,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不会退学的。”路宇轩分析道。

  “嗯,有助理,”路宇轩点了点头,“不过漫漫不打算和我聊一下吗?你有空陪我坐一会儿吗?”

  林漫漫看了他一眼,说,“别叫我漫漫了,可能我们现在的关系已经不适合这么亲密了吧。”

  路宇轩的脸色开始变了,一瞬间,他的脸色苍白了许多,隐隐有冷汗冒出,带着笑意的眸子也染上了一层万念俱灰。

  “对不起,”林漫漫有些不知所措,她知道自己的话说的太重了,不过是一个称呼问题,“人在国外多年,未免有些死板,你还好吗?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路宇轩紧咬牙关,隐隐有了要痉挛的态势,他祈祷自己不要在林漫漫面前出丑才好。

  林漫漫一看事情大条了,急忙推着他到休息室去,这个休息室是舅舅留给她妈妈的,后来她来了这个公司 洛远就把它给了自己。

  终于把路宇轩推进了私人休息室,路宇轩却开始痉挛了起来,林漫漫突然有些感谢自己在K大时曾经做过义工,她紧紧压着路宇轩,护着他,等待着痉挛过去。

  路宇轩筋疲力尽,林漫漫扶着他,都能感到他身上的衣服湿透了,她轻轻捋了捋他额前的碎发,说:“我扶你上床休息一下?”

  林漫漫只顾扶着他上床,却在手触及他两腿之间的时候,感到一阵湿润,她顿了顿,低头看了看那累脱了的人,轻轻呼了口气,还好他不知道。

  “你护工电话多少,我给他打电话来接你一下,顺便给你换一身衣服。”看着路宇轩已经躺好,林漫漫起身准备出去打电话。

  “不,”林漫漫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轻轻的呼声,一股小小的力道抓住了自己,她看着路宇轩虚虚抓着自己衣角的手,“我怕你一走,又是消失不见。”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叫你护工进来吧,让他送你回家,我也要回家了。”林漫漫有些冷淡。

  “漫漫,你非要这么说话吗?”路宇轩有些无奈,“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对不起,”林漫漫心情复杂,低头摆弄着桌子上的一支笔,头发散下来盖住了她的脸,路宇轩看不清她的表情,“我还是先把你的护工叫进来吧,我也不太懂怎么护理你。”

  “没有躲我?”路宇轩冷笑道,“那你当年是什么意思?简简单单地扔下我就走,玩我吗?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爱过我?玩弄了我的感情你是不是很高兴?”

  “你这样看我,”林漫漫蓦地抬起了头,她的眼中一片清明,但却充满了痛楚,“你这样看我,你居然这样看我,那么好吧,你要恨就恨我吧,那就是我当年对不起你吧,你恨我吧,恨我啊。”

http://haroldcole.com/buyizhangwo/31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