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 > 捕捉俘虏 >

视频|三人俘虏一千多人 90岁上将口述解放传奇

发布时间:2019-06-01 13:1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把这个找来,我看看他长得什么样的三头六臂,竟能制服一千多敌人!”解放上海战役中,时任第三野战军第27军79师235团3营7连指导员的和另外两名战士一起从下水道中钻过苏州河,出其不意、深入虎穴,不费一枪一弹,抓获青年军第204师上校副师长,迫使其师部及三个营放下武器,让第三野战军军长聂凤智也大为惊叹。

  1949年5月12日,上海战役发起。三野九、十兵团以钳击之势迅速合围上海吴淞口。5月23日夜,三野发起总攻。25日,20军、27军、23军、26军分别从东、南、西三个方向攻入上海市区。其中,27军先后占领虹桥、龙华,控制了龙华机场。紧接着,27军越过徐家汇铁路,进入上海市区。当天夜里,27军79师、81师分别沿中正路(今延安路)、林森路(今淮海路)、徐家汇路、南京路突击前进。原副主席上将,那一年刚刚20岁。5月25日凌晨,27军已经攻取了苏州河以南主要街区。而守军凭借百老汇大厦、邮电总局大楼、四行仓库等高层建筑,以密集火力封锁苏州河各桥梁。和战友们多次组织攻击,均遭受敌军居高临下的火力杀伤。苏州河两岸对峙了十多个小时。几次冲锋中,上将的亲密战友——抗大同学张昆也被击中头部,壮烈牺牲。

  在上海战役前态势图前,上将显得有些激动,70年前的战场就在他的眼前,他为我们指出了27军79师的突击路线军从嘉兴过来,嘉善,松江,愚园路,静安寺,从静安寺到了苏州河边上。”就在苏州河畔的垃圾桥(今西藏路桥),遭遇了一生中最刻骨铭心的、悲欣交集的时刻。

  “到了苏州河边以后。当时,我问当地南岸的老百姓。你说,这是什么地方?她讲,这个桥叫垃圾桥,那边是四行仓库。”后来,从这间紧贴苏州河的杂货店绕出来。在夜色中,快到江边的地方,他一下子踩在一个窨井盖上。叫排长王其鹏(济南的战斗英雄)打开井盖。“你揭开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一揭开看,很臭,就是下水道。当时我的通讯员,是江苏无锡人(张瑞林),他说我下去试试,指导员你不要下!他下去了……下去以后说,哎呀,有个洞,管子底下快看到水。我说好,好消息!”

  “我商量好,趁着黑夜,咱们三个潜水到对岸,就到四行仓库!刚到水底一看,我们发现了一个兵站岗,流动哨。在哪里?在四行仓库和银行之间。他游来游去,歪戴着帽子,还抽烟,看着还是个老兵。那时候已经比较缓和了,不打枪。”三人趁着夜色,沉到苏州河水底下,在黑夜和苏州河水的掩护下,悄无声息地抵达到苏州河北岸。“潜下去,那个水正好到这儿(脖子),臭得不得了,味道不好!我们脸上都是黑,除了牙齿是白的,其他全黑的。我们按照动作过去,上岸,到哨兵身后,一下把他按倒!”那个哨兵被按倒以后,他惊恐地小声央求:“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好人!”一听对方讲话,口音是个青岛人,对方听到说话,也是山东人。“我说你(带我们)到你师部去!”于是,三人就跟着捕获的这个“舌头”,坐了人生第一趟电梯。“他就从(货梯)下面带着(我们)上去。”三人两支突击步枪、一支驳壳枪,一下冲进了四行仓库四楼的敌青年军204师指挥部。“一上去以后,(我)大吼一声:‘都不要动,缴枪不杀,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老老实实投降,谁要动,就枪毙了谁!’吓的啊!地下一点声音都没有,都趴在地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戴着帽子,拿着左轮手枪的(出来了),‘吵什么!’我们没吭声,那些当兵的也不吭声。‘谁来了?’”就在这个紧要关头,冲上去,一把逮住了他。“我拿着个驳壳枪对着他脑袋上,那个通讯员(张瑞林)很激动,冲锋枪对在他肚子上。”严厉地吼道:“我命令你!你们四面都被我们包围了!你啊!你马上把桥下的队伍撤过来。撤回来以后,叫他们通通放下武器。你要是不下这个命令,你要不听招呼,我马上毙了你!”当时,当场制服的,是个上校。“他说师长到上面开会去了。他手颤颤啊!一看我们,人不人,鬼不鬼的,都是黑的,害怕!后边的兵吓得哆嗦。真是威慑力,虽然三个人,但是都比较激动。”

  一看时间耽误长了不行,他立即和张瑞林说“告诉弟兄们,他们都投降了,不要往前杀了”!这一喊,其实颇有心理战的意味,因为其实是没有后援的。后来,连长萧锡谦看对岸守军后缩了,听到没枪声了,就组织部队冲过了苏州河。回忆这段随机应变的突击行动,上将笑着说,虽然心理上有绝对优势,但深入虎穴,回想多少会有后怕的。“其实只有三个人,在四层楼上,下面是敌人,上面是敌人。”

  这次成功的突袭,让荣获了华东三级人民英雄称号。但很少人知道,这其实是他几经推辞后的荣耀。“那时我有个绰号,头大,叫大头。27军政治部主任仲曦东说,‘我给你改个名字,以后你叫迟大胆!’。后来说是立个功,我说不要搞立功了!我们牺牲这么多的人,要记烈士的功,不能记我们立功。后来说要立一等功,我坚决不要一等功!我要是立了,就对不起我同学张昆……后来张昆同志被埋在(宝山)烈士陵园去了……我后来我去过两次……”

  这次成功的突击,20岁的和战友王其鹏、张瑞林冒险利用城市特有的下水道、电话、电梯等设施,以近乎特种兵一样的作战方式,不费一枪一弹,出其不意、深入虎穴,制服青年军第204师上校副师长,俘虏了敌三个营1000多人。再回忆起这次神来之笔的战斗经历,上将始终没有忘记陈毅老总70年前写下的诗句——遗爱般般在,勿忘缔造难!

  回忆70年峥嵘岁月,90岁的老将军忘不掉往昔的战友情,忘不掉老领导对他的知遇之恩。“那时候,我们团以上干部,现在基本上没有了,都走了。后来很多到朝鲜去以后,牺牲在朝鲜了,王其鹏牺牲在朝鲜了。我说这个通讯员——张瑞林,后来复员到无锡,病故了。现在就剩我一个,所以也没什么值得自豪的,充其量就是个幸存者!每当想到这些,脑子里面就会浮现出过去老战友、老领导的面孔。有时想到很多老战友,他们死的时候和我们都是同龄人,甚至还小,还是难免不了下泪……”说完这段话,上将沉默了片刻,我们能看到他的眼眶里泛着泪花。

  纪念上海解放七十周年这段时间,上将常在电视里看到70年前的影像。历史影像里,他和战友们刚进上海市区,秋毫无犯,冒雨睡马路。看到这些,他一夜一夜不能入眠,即使入梦,梦里也是70年前的烽火岁月。90岁的上将欣然接受我们的专访,是因为对上海的特殊感情,他说,军民鱼水情,最难忘的就是上海!老将军祝福上海市民幸福安康,他衷心祝愿上海人民紧紧地团结在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再创辉煌!

http://haroldcole.com/buzhuofulu/1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